據媒體報道,國家信息中心發佈的最新報告認為,二季度的中國經濟仍有可能維持穩中趨降的局面,經濟增長率則可能維持在7.4%左右。
  這也意味著,要想改變這種局面,就必須採取穩增長措施,出台相關的經濟刺激政策。而從目前的實際情況以及各級政府所採取的具體措施來看,主要集中在投資和消費兩大領域,特別是投資,仍然是各級政府用得最為熟練、最為順手、最為習慣的手段。
  客觀地講,像中國這樣的發展中人口大國,在經濟發展還沒有達到很高水平的情況下,也只能依靠投資和消費作為拉動經濟的主要手段。前提是,投資策略和消費方式都必須適應經濟社會發展變化,並及時作出調整與優化。
  顯然,當前的經濟形勢,已不是金融危機爆發以前,無論是外部經濟環境還是內部經濟情況都發生了很大變化,都必須對拉動經濟增長的手段作出策略調整與優化。特別是在經歷了4萬億投資拉動和其他一系列政策措施的情況下,無論是投資還是消費,都不能再採用傳統的思維方式和思路模式。否則,都將難以有效發揮作用。
  事實也是如此,去年以來實施的一系列微刺激政策,從總體上講,確實對穩增長髮揮了積極作用,也產生了一定效果,並從去年下半年起出現了企穩跡象。但是,由於在投資的策略和消費的方式方面還沒有做到準確把握、有效應對,特別是地方政府,仍然大量沿用傳統的穩增長手段,如城市建設、房地產開發等,因此,政策的效果在持續性方面還存在一定問題,導致從去年年底開始,經濟又步入了下行通道。
  必須註意,經濟再次出現下行現象,不是中央的決策存在什麼問題,而是地方在執行方面打了折扣,沒有能夠正確把握投資和消費的關係,沒有有效地發揮投資和消費對經濟的拉動作用。也正因為如此,面對經濟的下行格局,要想穩住陣腳,仍然必鬚髮揮投資和消費的拉動作用。但是如何發揮,則是對各級政府及其職能部門的一種考驗。亦即投資考驗智慧,消費考驗能力。
  應當說,投資作為拉動經濟增長最直接、最有效、最便捷的手段之一,在中國過去三十多年的發展中,已經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,而在中國未來的發展中,仍將發揮積極而重要的作用。但是,傳統的投資方式和思路,顯然已經不適應經濟社會發展要求,也不可能對經濟增長產生持續有效的作用。地方政府投入了那麼多的資金、消耗了那麼多資源,卻始終沒有能夠對經濟增長產生有效的穩定作用,就是因為投資的策略存在比較嚴重的問題,結構和佈局等都不合理。就是只講投資規模和數量,而不看投資質量和效果,沒有將眼前與長遠、局部與整體緊密結合起來,屬於一種“病態式投資”、“強迫性投資”,投資的效率很低。
  要改變這種狀況,自然需要考驗決策者的智慧,考驗決策者能否在需要與可能、眼前與長遠之間找到平衡點。譬如新型城鎮化建設,不能再走過去的投資老路,而需要打破傳統的思維模式;又如新近出台的一系列穩增長措施,從思路上講,是沒錯的。像保障房建設、鐵路建設等,但是,稍有不慎,都有可能被地方政府用偏。如近期一些地方再次出現落後的光伏企業“複活”現象,就值得關註。要知道,就目前的情況而言,投資既要註重眼前利益,關註一些見效快的投資項目,更要註重長遠利益,關註可持續性強的生產建設項目,特別是戰略新興產業、高新技術產業、節能環保產業等。只有這樣,經濟的基礎才能堅實,抗風險能力才能增強。
  那麼,對消費來說,又如何才能發揮穩增長的作用呢?顯然,與投資存在一些差別。因為,消費的答案很多,但很難找出最合適、最準確的答案。從目前有關方面列出的消費政策措施來看,應當說都是可行的,也是能夠產生積極影響的。但是,卻又沒有一個能夠起到決定性作用。如信息消費,既是新的經濟增長點,又具有很大的利用空間。問題是,到底從何入手,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發揮信息消費對穩增長的作用,迄今為止目標仍不太明顯。再如養老健康服務消費,無疑也是一大消費亮點,但從規劃、佈局和目標等方面來看,也沒有一個部門拿出具有可操作性的辦法和措施來,而是任由各地自作自畫。
  令人擔心的是,從地方政府在如何發揮消費對經濟的穩定作用方面,除了傳統的刺激消費手段之外,實在看不到什麼新手段。即便是中央各相關職能部門,也有束手無策的感覺。相反,一些民間探索出來的新的消費手段,在壟斷和行政管制面前也很難發揮作用。這也從一個側面告訴我們,消費是對政府能力的考驗。要發揮消費對經濟的拉動作用,就必須具有能夠有效啟動消費的能力。
  總之,投資和消費能否對穩增長髮揮作用,並不給未來發展留下後遺症,不僅需要智慧,而且需要能力。投資是對各級政府智慧的考驗,消費則是對各級政府能力的考驗。譚浩俊(江蘇職員)  (原標題:投資考驗智慧 消費考驗能力)
創作者介紹

3968

hsxygn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